琴韵

—— 丰收

栏目:现代诗歌发表时间:2022-03-23 17:19:17


琴韵


    小时候喜欢猜谜语(农村叫破闷儿),好多谜语都被岁月遗忘了,有一条谜语至今还记得:远看像座山,近看像座庙,老师一蹬腿,学生就报庙(唱歌的意思)。谜底是学校老师上音乐课用的脚踏风琴。每到音乐课,就把风琴抬到教室里,老师在前面弹琴,学生在下面跟唱。小学校那架风琴可是全村唯一的键盘乐器,不知用了多少年,换了多少主人,白白的键盘磨的已经漏出黄色木条。

    我自幼喜欢音乐,又有着熟练的简谱视唱能力,因而对那架风琴有着特殊的情感,非常的喜欢,趁着老师不在,用我稚嫩的小手抚摸那白色的黑色的琴键,时不时地在键盘上敲几下。

    我能弹的第一首旋律是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”。那时,还不知道变化音级的概念,只觉得黑键没什么用,甚至好长时间把f当做中央c。渐渐的对弹琴产生了直接兴趣,寻找一切机会接近那架风琴。给老师送作业,也趁机弹两下。学校放寒暑假,从窗户看到老师办公室那架黑色的风琴,实在眼馋,就哀求更夫打开办公室偷偷地练上一会儿。

    琴声让我陶醉,音乐伴我成长。有一次,老师发现我会用左手弹旋律,右手和弦伴奏,老师夸奖了我。后来我就不再偷偷摸摸练琴了,敢于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即兴弹奏我喜欢的曲目。再后来,我就成了学校合唱队的指挥。

  在动乱年代中,我升上了中学,也就是所谓的“五七”高中。那时,学生经常帮助生产队劳动,课堂教学不是很正规,音乐老师竟然让我站在讲台上给同学们上音乐课。

    改革开放初期,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可谓是迫不及待,对艺术的追求是许多家乡和孩子的梦想。那时,谁家孩子能有一架钢琴,那是很奢望的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克莱德曼理查德钢琴曲风靡世界。有一次到一家饭点吃饭,饭店老板的孩子在练钢琴,作为老师的我,问孩子练过《599》、《849》没有?孩子摇摇头。我给孩子示范了完整版的《献给爱丽丝》,《童年的回忆》。家长羡慕的不得了,那个年代只能在广播电视里听到钢琴曲,现场聆听是很难得一见的。饭店老板执意要把孩子交给我学钢琴。

    音乐的节奏也是生活的节奏,只有用心去弹奏,把情感融入旋律之中才能体现作品的美,才能感受到琴声的魅力。几十年过去了,小学校那间茅草屋教室,和那架老旧的脚踏风琴始终在我的记忆之中。


原创首发

- 作品评论 -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