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友的形象

—— 许言

栏目:现代诗歌发表时间:2021-12-03 16:01:22

战友的形象

 作者  许 言

    列车缓缓启动了。

    没有乐队高奏“一路平安”,然而,站台上每个人的眼里都有跳动的音符,每个人心里都有激越的乐章。

短暂的一握——一生的别离。亲切的呼唤——委婉的颂歌。啊,真挚的战友情,溢于表,涵于心。彼此,此彼都已失去平衡,心与心的距离随着列车的渐渐远去贴得将更近更近……

    人世间有难得的欢聚,更有难忍的分离。

    远去,这儿是起点,一去千里,分散在祖国的地北天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望着飘着墨香的留言簿。他们亲切的面容,粗犷、娟秀;刚柔相融的字体幻化出他们字体一样的形象。

 

    孙韪:

    你这个不错的“害群之马”,就因为你是个城市兵而且有“害群”之特征,才因此而得名。你从一个中干(记住,绝不是高干)家庭走来,带着待业青年的酸涩,带着大城市的“野蛮”来到部队,用你的话说是大部队中“过渡”、“锻炼、锻炼”。“歪戴着帽子,翻穿鞋,没人儿敢惹孙二爷!”这就是你要给人的印象亦或是再塑的一个我?在你交往的城市兵中,有个不争气打了架,你大显威风,让他一跪就是半天,指导员说你是典型的军阀作风,军人大会点名批评你。你不服气:“这是我们哥儿几个的事!”你这样粗声的嚷着。这就是你老练亦或是成熟的表现?

    后来你变了,行动上决不迟缓,训练、学习样样没落后过,带着全连干得热火朝天,有人向你伸大拇指,有人则还是保持着说你动机不纯的偏见。有点成绩你绝不隐瞒,总是振臂高喊,因此,有人说你太傲,太狂,说你们没有教养,说你当事表情紧,事后姿态松,难怪有人总是对你看不惯,断定你是一个迟早被流放的“害群之马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刻,将使我终生难忘。”这是你在支部大会上含泪再创造的语言,这也许是你棱角被磨平的具体表现。

 

    李蓝:

    你不仅用笑来迎接世上的一切,而且是正正堂堂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我又不是去死,倘真的牺牲了,你也应该高兴,因为你没有白白的生我养我……”四年前,在车站你硬是咬紧牙关没有滚动泪珠,跟妈妈说了最后一句话(她现已长眠九泉,你怎么也想不到,车站一别竟是永别),妈妈当时真的为你倾注太多的情感,一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情感。

    父母过世,弟妹还小,你不得不给他们把大嫂娶过来,可是就在结婚的第三天,“国防施工,火速归队”的加急电报飞到了你的手里。妻子哭成了泪人,可女人最特效力失效了,“军人以服从为天职!”你劝慰妻子的只有这句话。无情未必真豪杰。李蓝,你的情呢?“哭,哭什么?嫁给当兵的就得准备做寡妇。”这话听起来,对于妻子,特别是一个新婚妻子未免过于残酷,不尽情理,可是却使我领悟了许多……领悟到了军人意味着什么!

    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的后代,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,施工中砸伤脚被“绑架”过,学习“随机事件”被指责过,搞食用菌栽培失败过……,为了连队建设,几年来,请求留队的是你,请求离队的是你,请求个人处分的也是你,请求把功名转让他人的还是你……

    李蓝,无论处于何种环境,我深信你还会以笑来迎接生活,因为你曾说过:多愁善感不是当代青年的性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哪位哲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当你能够感觉你感觉的东西,能够说出你所感觉到的东西的时候,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刻。”朋友,当和你从戎数载,共同生活的战友,离你远去的时候,你是否和我有同样的感觉?我相信你也会同我一样为战友送行。

几年甚至几十年后,当我们和久别的战友,再回首这一幕时,也许会振奋,也许会激动,让我们青春的声音,青春的笑靥,永留人生小站。

- 作品评论 -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