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十二花魁吟(13首)

—— 空山灵雨

栏目:古典诗词发表日期:2021-01-16浏览量:1126

中国古代十二花魁吟(13首)

2019年12月

空山灵雨

退休后, 闲来无事,夜读青史,被中国古代十二花魁事迹感动,诗兴忽来,欣然命笔;有的或吟一事,有的或吟某种性格,有的取其全貌,因人而异。止增笑耳!

 

1、花情 李冶

盛唐千秋第一花,   风流潇洒入仙家。

青丝流线飘飞瀑,   皓齿明眸荡晚霞。

棋画书琴萧叔赞,② 诗词格律陆公夸。③

宫中李适挥凶棍,④ 韵圃香消一美葩。

注释:①、李冶,字季兰。是中唐诗坛上享受盛名的女诗人,后为女道士。②萧叔,中唐著名的琴师。③陆公,中唐知名作家陆羽。④,李冶晚年被召入宫中,至公元784年,因曾上诗叛将朱泚,被唐德宗李适下令乱棒扑杀之。

 

2、花幸 杜秋娘

         

秀丽文采一并收,   胸中城府爽天眸。

掀开盛世滔滔韵,   怒放金衣唧唧喉。②

 

情未了,梦悠悠。   毫端袖口隐风流。

唐王李穆堪忧患。③ 莫道回乡唱晚秋。④

      ——调寄【鹧鸪天】

注释:①杜秋娘,是唐代金陵人。唐之名妓。曾经被纳入宫中。后受到唐宪宗宠幸。②杜秋娘写有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名作。③李穆,指唐穆宗。④杜秋娘历经唐代三朝帝王,唐宪宗,唐穆宗,唐敬宗。晚年被削籍为民,返回乡里,结束了她的“折花”岁月。

 

3、花幽 薛涛①

浣花溪上生芳粉,  八岁吟诗骚客闻。

首首相思空对月,  杯杯醉意舞红裙。

桃笺结友人格正。书法阳刚笔力勤。

白杜王张齐赞颂,川中妹子泪纷纷。

注释:①唐朝第一才女,晚年创薛涛笺。②薛涛居浣花溪上,自造桃红色的小彩笺,用以写诗。后人仿制,称为“薛涛笺”又称“小桃笺”。③薛涛和当时著名诗人白居易、杜牧、王建、张籍、刘禹锡、元稹、张祜等人都有唱酬交往。王建《寄蜀中薛涛校书》诗称道:“万里桥边女校书,枇杷花里闭门居。扫眉才子知多少,管领春风总不如。”

 

4、花惜 鱼玄机

良家淑女有玄机,   丽质天生倾国痴。

似柳纤腰娇滴滴,   如花笑脸嫩姿姿。

丹青巧笔难描就,   蕙质兰心易探知。

寄语李公难入道,② 思君不见倍伤悲。

注释:①鱼玄机,长安人。是晚唐女冠(女道士)诗人的代表作家。李君,指唐才子李亿员外。鱼玄机本为良家淑女,美貌而有才。年约十五六岁时,出落的风姿绰约,嫁于李亿为妾,与李情爱甚笃,曾随李亿到山西晋水一带,过了一段自由而平静的生活。后“夫人妒不能容”,李亿对她也“爱衰”,不得已,入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。

 

5花艺 刘采春

名媛有美唇,舌巧不欺人。

陷落青楼底,高歌楚馆春。

诗山骚客压,野地草民纯。②

告别夫君走,挥刀斩俗尘。

注释:刘采春,浙中名妓也。中唐时期江南女艺人。她既擅长参军戏,又会唱歌。句,据说,元稹颇为风流,又善于心计,为了得到刘采春,不惜小施伎俩,使刘采春被逼就范。③句:刘采春悲愤羞惭,一气之下自尽而死。

 

6、花痴 关盼盼

满屋寒霜满脸愁,   诗人昨夜独东游。②

十年守节相思苦,③ 七绝轻谈泪雨流。④

玉箫铮铮差韵味,   瑶琴瑟瑟缺情幽。

莫言夫逝非亲去,⑤ 玉殒香消燕子楼!⑥

注释:①关盼盼,唐之名妓,精通曲艺,白居易有诗赞到:“醉娇胜不得,风嫋牡丹花”。

②诗人,指白居易。

③关盼盼,唐代徐州名伎,能歌善舞,徐州守帅张愔妾。张愔死后,年轻貌美的关盼盼无法忘记夫妻的情谊,矢志为张愔守节。张府易主后,她只身移居到徐州城郊云龙山麓的燕子楼,只有一位年迈的仆人相从,主仆二人在燕子楼中,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。 一住就是十年。

④元和十四年,曾在张愔手下任职多年的司勋员外郎张仲素前往拜访白居易,他对关盼盼的生活十分了解,并且深为盼盼的重情而感动,因关盼盼曾与白居易有一宴之交,又倾慕白居易的诗才,所以张仲素这次带了关盼盼近来所写的“燕子楼新咏”诗三首,让白居易观阅。大诗人爱不释手地反复吟咏,心想:张愔已经逝去十年,尚有爱姬为他守节,着实令人羡慕。但是又转念一想:即使如此情深义重,难舍难分,为何不追随他到九泉之下,成就一段令人感叹的凄美韵事呢?于是在这种意念的驱使下,白居易十分肃穆地依韵和诗三首。在诗人的心目中,坚信节操和美名比生命更重要,他以为劝关盼盼殉情,并不是逼她走上绝路,而是为她指明一条阳光大道。为了更明朗地表达他的意念,他又十分露骨地补上一首七言绝句: 黄金不惜买娥眉,拣得如花四五枚; 歌舞教成心力尽,一朝身去不相随。

指白居易诗最后一句:一朝身去不相随。化用。

关盼盼读了白居易的诗歌之后,似乎已从愤激的心情中理出了头绪,于是强忍着悲痛,在泪眼模糊中,依白居易诗韵奉和七言绝句一首: 自守空楼敛恨眉,形同春后牡丹枝; 舍人不会人深意,讶道泉台不相随。关盼盼开始绝食,随身的老仆含泪苦苦相劝,徐州一带知情的文人也纷纷以诗劝解,终不能挽回关盼盼已定的决心。十天之后,这位如花似玉、能歌善舞的一代丽人,终于香消玉殒于燕子楼上。

 

7、花貌 花蕊夫人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蜀道辛酸怨语多,君王败北奈如何?

三千峻岭低头拜,十万裙钗叹帅哥!②

 

承父业,战蹉跎。宫词岂敢斗兵戈?

青山洒泪红鹃紫。殉国男儿血满河。③

——调寄【鹧鸪天】

注释:①花蕊夫人,后蜀主公孟昶的贵妃,艳绝尘寰。五代十国女诗人,青城(今都江堰市东南 )人。幼能文,尤长于宫词。得幸蜀主孟昶,赐号花蕊夫人。花蕊夫人,姿容出众,能诗善字,擅舞能歌,工诗之长,尤长于乐府。

②③据史载:花蕊夫人,后蜀主公孟昶的贵妃,五代十国女诗人,幼能文,尤长于宫词。得幸蜀主孟昶,赐号花蕊夫人。花蕊夫人,姿容出众,能诗善字,擅舞能歌,工诗之长,尤长于乐府。公元965年,赵匡胤派兵伐蜀,孟昶只有奉表投降了。到了汴京之后,赵匡胤问花蕊夫人:“为什么蜀国亡了,你不以身殉国?”   花蕊夫人即口占那首千古称颂的绝句以回答:“君王城上竖降旗,妾在深宫哪得知。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。”

 

8、花魁 李清照①

门第书香代代传,   高天厚地育金莲。

诗追李杜词追轼,② 怨满群峰恨满川。③

 

离别苦,盼家安。金兵攻陷举家迁。

狼毫紧握倾幽怨,但愿人间户户欢!

    ——调寄【鹧鸪天】

    注释:①李清照,两宋第一女词人,精通曲辞,千古第一才女。②轼指苏轼苏东坡。③指李清照的著名词作【声声慢.寻寻觅觅】。

 

9、花忧 唐婉①

铁马悲鸣雁怒空,   寒涛月夜竟相逢。

沈园鸯叫殇情梦,② 巫峡猿啼肠断风。③

孝道无由如酷暑,   功名虚幻赛冰宫。

千秋哀怨钗头凤,④ 下世双双白首翁。

注释:①唐婉,字蕙仙,生卒年月不详。宋代大诗人陆游表妹,她也是陆游的第一任妻子,后因陆母偏见而被拆散。千秋哀怨化作一曲著名的《钗头凤》(世情薄)②鸯,指鸳鸯鸟,象征爱情的一对鸟,鸯鸟是雌性鸟。③意思是说:唐婉与陆游的爱情悲剧传遍华夏,人人得知,导致巫峡猿啼。④唐婉与陆游沈园相会,各填词一首钗头凤,表达伤逝的爱情。千秋传诵。

 

10、花媛 李师师

身为下贱意天高,  灵秀温婉容貌娇。

檀口轻歌皇帝赞,  莲唇微吐众生潮。

行吾素容君说,  不亢不卑任你挑。

北狄南侵奸贼叛,②英魂震撼入云霄。③

  注释:①李师师,北宋第一名妓。她是北宋末年色艺双绝的名伎,虽然“身为下贱”,但“心比天高”。其事迹颇具传奇色彩,也间接证明了李师师的才情容貌非常人能及。 李师师早年艳满京城,在仕子官宦中颇有声名,她与宋徽宗的故事也传为佳话。 ②奸贼叛,指汉奸张邦昌。③当汉奸张邦昌认贼作父把李师师抓来献给金人的时候,李师师大骂国贼,威武不屈,壮烈殉国。后人赞曰:“师师不止色艺冠当时,且慷慨捐身,饶有烈丈夫气概,争辉彤史可也!”

 

11、花仙 陈圆圆①

 

其一

俏丽佳人窈窕姿,梨园绝色动京师。

楚腰丰乳杨妃貌,秀发肥臀西子肌。

南国馆娃回首笑,北方军帅放心追。②       

平生哭尽红香泪,肠断魂消五色池。③

注释:①陈圆圆,秦淮八艳之一,兰心蕙质、淡秀天然。②北方军帅,指吴三桂。③据史书记载,吴三桂得到陈圆圆后,陈圆圆因与正妻不和谐,日渐失宠,遂辞宫入道,礼佛以毕此生。但是陈圆圆却为吴三桂耗尽一生,吴三桂死后,陈圆圆也跳入莲花池而香消玉殒。

 

其二

秦淮八艳尔为首,   藐视苍生惹桂求。①

误读千秋吴伟曲,② 冲冠一怒岂风流?③

闯王兵败许可诉,   红粉遭难岂不愁?

世事如潮已逝去,   今朝踏破小扬州。

注释:①桂,指吴三桂。②吴伟,指诗人吴伟业,曲,这里指吴伟业的诗歌《圆圆曲》。③化用《圆圆曲》中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的诗句。据很多传说和野史资料记载,吴三桂“冲冠一怒”并非是因为陈圆圆的失去。

 

12、花飘 李香君①

铅华洗尽现芙蓉,   谢客清庭候相公。

满腹幽思心窍闭,   一腔理念与君同。

胭脂化作桃花泪,   血渍凝成扇底风。

剪缕青丝君切记, 来生再与你相逢。

注释:李香君,秦淮八艳之一,豪爽侠气、精通音律,俏丽生辉。阮大铖与侯方域有矛盾,侯方域投奔史可法去后,在阮大铖的怂恿之下,弘光皇朝的大红人田仰吹吹打打地来迎娶李香君。李香君至死不从,一头撞在栏杆上,鲜血洒在侯方域送她的扇子上。娶亲的人见出了人命,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。侯方域的朋友杨龙友拾起扇子,看到扇子上的血渍,灵机一动,将血做墨,在扇子上画出一树桃花。这就是桃花扇的来历。弥留之际,李香君挣扎着让卞玉京为自己剪下一绺青丝,小心翼翼地用红绫包好,再把它绑在比生命还珍贵的桃花扇上,然后交给卞玉京,请她转交给侯方域,并留下遗言说:“公子当为大明守节,勿事异族,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。” 享年才仅仅三十岁。

 


- 作品评论 -
暂无评论